来源:
德阳晚报
责任编辑:
黄勇霖
2018-08-17 15:18:02

巴尔扎克的伟大

1.jpg

  戚庆熙

  十九世纪伟大的法国作家巴尔扎克,以他在文学史上堪称独一无二的特有构思完成了鸿篇巨著《人间喜剧》。

  像是一座由无数精美的殿堂构成的宏伟的壮丽大厦一样,《人间喜剧》以近百篇丰富的“风俗史”小说通过生动的艺术形象,深刻精确地记录描绘了这个时期由封建贵族向资产阶级过渡阶段的社会现状和贵族资本家在原始积累过程中对金钱的贪婪及追求。“金钱控制法律,控制政治,控制风俗到前所未有的程度。”金钱使社会生活和人的内心世界变得扭曲堕落并吝啬到无以复加的地步。“金钱的原则”主宰了一切。《欧也妮·葛朗台》便是其中的代表作。

  小说叙述了一个金钱毁灭人性和家庭的悲剧故事。

  老箍桶匠葛朗台是一个葡萄园经营商和金融投机者,金钱是他唯一的爱好。这是一个为了追逐金钱而丧失人性的家伙。他拥有巨富,更有永不满足的贪欲,对人对己极为吝啬,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守财奴。他把只有妻子、独养女欧也妮、女仆的四人家庭弄得像修道院一样,家人见了他心惊胆战。他每天亲自分发全家的面包,亲戚来了也不准加一块糖,全家只点一支蜡烛。女儿过生日也只给一个金币,且每年都要检查。对弟弟的破产自杀无动于衷。当侄儿查理得知父亲死讯哭泣时,老葛朗台竟说:“这孩子没出息,把死人看得比钱还重。”

  葛朗台卖酒赚了大笔钱,非但不帮助查理还迅速把他打发出国。得知女儿把积蓄送给查理,他暴跳如雷,“把欧也妮关闭起来,每天只喝冷水吃面包,痛骂女儿是偷窃”,“该死的婆娘、一条毒蛇”。在葛朗台的淫威恐吓中妻子病死,悲伤的女儿还来不及穿上孝服时他便剥夺了女儿作为继承人的那一份财产。

  “讲起理财本领,葛朗台先生是只老虎、是条巨蟒:他会蹲在那里,躺在那里把俘虏打量半天再扑上去张开血盆大口的钱袋倒进大堆的金银,然后安安宁宁去睡觉,好像一条蛇吃饱了东西,不动声色冷静非凡”。“凡是他身边的人都被他那钢铁般的利爪干净利落地抓过一下”。但是金钱并不能使他长生不老,在他病危行将就木时还把大批金币放在眼前,一连数小时看着说“这样心里暖和”,嘱咐女儿“把一切照顾好,到那里来向我交账!”马克思、恩格斯所说的“资产阶级撕破了家庭关系上所笼罩的温情脉脉的纱幕,并把这种关系化成了单纯金钱的关系”的论断在葛朗台这一艺术形象上得到印证。

  《欧也妮·葛朗台》以家庭、银行家和公证人、及欧也妮的爱情情节交织为线索,揭示了资产阶级拜金主义所带来的扭曲了的社会人际之间的金钱关系及造成的悲剧后果。银行家、高利贷者、金融投资家这些人是当时社会金钱财富的拥有者和体现者。拜金、贪婪、吝啬守财是他们共有的本质特征。在巴尔扎克之前还没有一个作家和作品对金钱的罪恶及金钱所带来的赤裸裸的人际关系及社会的堕落腐败认识得如此深刻。

  值得提出的是在外国文学中,夏洛克、阿巴公、泼留希金等人物形象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大贪婪鬼、守财奴。而葛朗台除了和这些人有共同的性格思想特征外,他作为一个农业经营起家,进而大搞商业投机和高利盘剥并涉足证券交易,还具有金融资本家的特点,是属于过渡时期的新兴资本家,而有别于其他几个守财奴。

  巴尔扎克以其非凡的天才创作能力和现实主义手法为我们塑造出了典型环境中的典型形象,而《人间喜剧》已成为一部百科全书式的文化巨著。其丰富的思想内容和艺术成就也成为后来者学习研究的课题。“使他成为世界最伟大的导师之一”,“巴尔扎克是一个无止境的题目”。(高尔基语)

 

  我们似乎也应该从《欧也妮·葛朗台》中受到一些启迪,正确理解金钱的价值和功能,深刻审视和认识金钱在我们生活中的积极意义和作用。

分享是一种美德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