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四川在线
责任编辑:
黄勇霖
2018-08-13 10:11:18

无人机牵引赤水河大桥先导索过江 亚洲山区“第一跨”开始架缆

   (记者 寇敏芳 摄影 吴传明)8月12日上午10点10分,一架无人机飞渡赤水河,它的身上绑着一根头发丝一样纤细的钢丝,如同针引线,将赤水河大桥两岸主墩索塔连为一体,大桥上部施工由此开始。

  

  赤水河大桥由四川路桥集团投资建设,全长2009米,大桥主跨1200米,主塔高243.5米,为世界上山区同类型钢桁梁悬索桥梁中第一高塔、第二跨度的峡谷大桥,被看作是习古高速的控制性工程。

  赤水河大桥预计明年建成投用,习古高速也将于2019年底通车,两岸通行时间,将从现在的40分钟缩短到1分钟。古习高速公路是川黔大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建成后,四川将新增一条南向出川大通道,促进成都—贵州(重庆)—珠三角、北部湾出海走廊的形成和完善,增强四川与东盟、南亚以及澳新等地区的经济联系,加快四川对外开放的步伐。

  

  赤水河大桥建成后效果图

  大桥建成后,将成为目前亚洲山区跨径第一的悬索桥,悬索将如何架设?地处高山峡谷,大桥施工中将攻克哪些难题?记者一一为你揭秘。

  怎么架?

  世界第一高塔稳固支撑,锚索一头“扎根”悬崖

  

  川贵交界处,赤水河静静流淌了几千年。一边是贵州,一边是四川,深切“V”字型的赤水河大峡谷如同一道天堑,阻断了两省的交通与往来。

  叙古高速已于2016年12月31日建成通车,但是到古蔺太平镇的赤水河畔就成了一条“断头路”,而河对岸就是已建成的贵州江习古高速。两条“断头路”要如何连接?赤水河两岸之间建一座桥无疑是唯一选项。

  考虑到复杂的地理地形条件,赤水河采取的是悬索桥设计,大桥横跨赤水河,但在河中没有桥墩。需要在两岸修建“两塔”、“两锚”,作为支撑和受力,桥面以悬索拉升。

  “两塔”如同赤水河大桥的两条腿,一脚“站”在贵州,一脚“站”在四川,分立赤水河峡谷两岸的半山上。四川路桥赤水河大桥项目经理部常务副经理廖德川介绍,从河谷底部到大桥的最高处,有503米,相当于160层楼的高度。其中,大桥主塔高243.5米,相当于80层楼高,世界上山区同类型钢桁梁悬索桥梁中第一高塔。

  

  “两锚”如同两只手,与“两塔”互相配合,将钢索拉起,牢牢固定在两岸。两岸地形有所差异,贵州一岸相对平缓,四川这一岸地处二郎山,山坡接近垂直。“大桥桥梁锚碇采用山岩上开凿隧道的方式进行,也就是隧道锚。”四川路桥赤水河大桥项目总工程师唐中波介绍,隧道锚的位置接近山巅,施工过程中必须穿过一段400多米的悬崖。为了提高施工进度,并保护植被,大桥项目部决定在山上开凿一条施工隧道,这在全国工程建设中都并不多见。

  记者在现场看到,经过一年多的建设,两座主塔、四川端的隧道锚和贵州端的重力锚已完成施工,悬索桥的四个承力“点”已成,即将开始架设桥缆。牵引先导索,正是悬索桥架缆的第一道工序。

  怎么跨?

  无人机“穿针引线”,万吨钢索将被牵引过江

  

  赤水河大桥采用的是无人机牵引先导索过江,这一技术在悬索桥的建设中并非首次使用,此前“川藏第一桥”的兴康大桥就曾尝试。“但赤水河大桥跨度更长,塔柱的高度更高,飞行难度加大。”

  另外,峡谷地区空气对流强,对无人机的稳定性是一个考验。为了保证无人机顺利跨越1200米,今年4月无人机团队曾到珠峰大本营试飞,在最糟糕的天气条件下,测试稳定性,几次调整之后,才达到了最佳的抗风性能。

  8月12日上午10点10分,一架特制的无人机从赤水河大桥的贵州端起飞,它牵引着是一根直径2毫米、长2000米的高强度高韧性尼龙绳,飞行了9分钟后,稳稳落在四川端的索塔顶上,在贵州和四川两省交界处上演一次“飞渡赤水、穿针引线”,将赤水河大桥两岸主墩索塔连为一体。

  

  唐中波介绍,先导索过江后,再用小绳拉大绳,逐渐加重,最后把钢绳拉过河,“牵引的钢绳将一点点加粗,一直达到直径36毫米。”至此,钢绳将形成牵引系统,架设起施工的猫道,预计12月10日完成主缆架设施工。

  大桥有两根主缆。每一侧的主缆长1858米,由338根钢索组成,钢索及桥面总重量将达到3.7万吨。追根溯源,大桥全靠一根发丝般的先导索“打前站”。

分享是一种美德

分享